夏茶summer tea

好奇心害死福 第七章 伤害(整合版)


#福私设女猹私设男
#半条屠杀线重置后
#sf.人类组向
#巨刀

       “抱歉久等了。”我笑着打开门,Sans低着头坐在椅子上,“..发生什么了吗?’
       “总算是看清楚了。"Sans似乎是听到了我的声音,他慢慢抬头。那是..从未见过的Sans的神情,左眼,蓝色的光圈替代了原本白色的瞳孔,而右眼是一片空洞。
        他没有给我反应的机会,巨大的白骨从地面冒出,猛地穿透了我的身体。
好痛。这个位置...目光稍微向下就能看到
数根尖锐的骨头撕裂我的肋骨,从我身体中牵出肠子,和血肉。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没有抓到任何能够让人安心的东西。放弃地垂下,磕碰到那些凶器。脑袋麻木,耳边嗡嗡作响,叫不出声来。
        “真是的。kid你就算是重置了,LOVE却没有任何变化呢。”听到这句话的我瞳孔缩小--Sans他,一直能够看到我的LOVE? 他记得一切? 我杀死了他的兄弟? 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 Chara明明告诉过我不会有人记得我的? Chara?
         ...C..chara?
        最后看到的,是Toriel从厨房探出头后绝望的眼神。
Isans I
         kid出去的时候我一直在犹豫。我很确定那一刻自己的兄弟是死了,失去他的那一刻,灵魂遭到的重击让我误以为是那些混混的突袭而不小心摧毁了自己的哨亭。对力量的控制还不够熟练,还真是得谢谢kid的重置。不然我可要失去工作和家人了。
         在帮kid挡住那朵破花的攻击的时候看到的数据。。也许是程序出错了,重置后的LOVE并没有消除。
         这是她种种罪行的证明。但我果然不敢相信是kid做了这一切,她看起来这么善良。
         嘁。这种事你难道遇到的还不少吗sans。
人类一直都这么虚伪。我对她的那份感情,恐怕在她看来很可笑吧。
         我得。杀了她,在她开始伤害别人之前,让她放弃。
         "Sans,抱歉久等了。”她打开门。
         必须。
         “总算是看清楚了。”我抬起头,左眼冒出蓝色的火焰。锋利的胫骨毫不留情地穿透kid的身体。她的手似乎是想要抓住什么,徒劳无功。tori反应倒是很快。她听到地板碎裂的巨大声响后立刻探出头来“发生什么了,孩..”这位老女士几近崩溃。
         惨状。几乎整个房间都被飞溅的血染红,kid的手无力地下垂。
         我突然愣在原地--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样
就死了! 按照kid那样的等级根本不足以一击毙命!
         ......背叛杀!!!?
        怎么可能。。。

【Frisk】
  如此痛苦的一瞬间漫长地像是一个世纪。现在,在黑白色的读档界面,我的时间是停止的,身体被刺戳得血肉模糊,肠子从体内拖出,我有些不大冷静地把它塞回去。
  呕。
  因为对Sans的无条件信任,我几乎是在一瞬间内死去的。大脑一片空白。“你的LOVE可是没有变呢。”他知道。他一直都看得到。
   Sans...Sans......SansSansSans....他记得一切,他记得我们曾经是朋友,他记得我曾杀死了他的兄弟。
  哈。我差点,我还真的差点全部,杀掉地下全部的怪物。他生气是当然的。我必须继续下去,即使等待着我的可能是一次又一次地被暴怒的他杀死,但是就算在我每次死前只能够对Sans说一个字、一个词语,我也会一次又一次地解释,然后用行动来证明自己。
  【继续】。
  。
  然而我好像没有存过档。
  我再一次地被这个世界伤害了。
  目前我躺在金色花上,忧伤得不想站起来。我闭着眼——我需要好好地思考一下人生。

  
【sans】
  时间:frisk按了“继续”后
  眩晕。然后眼前一黑。
  “SANS!”噢,是我的兄弟,“SANS!你又在偷懒!!要是人类出现了怎么办!!!”他听起来正在急得跺脚。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抱歉兄弟,我已经饿得只剩下骨头了,让我吃点东西再去巡逻。”
  “SANS!!”papyrus的披巾在风中凌乱。
  我看了眼pap,笑得更加灿烂:“兄弟你似乎比昨天更酷了。”“那当然!!我!伟大的PA...”为了避免再听一遍他的长篇大论,我立刻瞬移走了。
  在grilby那吃了个汉堡以后(当然还有番茄酱),我瞬移到遗迹大门。“knock,knock.我是sans,我想我们可以见个'面',女士。”门后的人沉吟了片刻,从里面推开了门。
  当她看到我手中的意大利面的时候,笑出了声。
  “我为我们的初次见面带来了礼物,不过这只是个观赏品,我想你是不会喜欢它的味道的——它出自我那很酷的兄弟之手。”我眨眨眼,“我有个请求,就是能够在这里面到处转转,说不定能碰到个人类小孩什么的,放心,我会带她回来。”
   kid抱歉...我想我是失控了。

[sans]
     tori很热情,但我知道我还有事要做。我与她闲聊了数分钟后,撒了个小谎——我告诉她经过我和alphys博士对人类的研究,发现今天会有一个人类坠落下来,我相信这是一个有能够让她足够相信的理由。
       tori欣然同意。
       出乎意料的是,当我到达那一小片花田的时候,kid还躺在上面。
       这是睡着了还是摔晕了?我凑上去想查看一下,更没想到的是,kid突然睁开了眼睛(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看出来的)。她看到我以后激动得差点跳起来——然后很不幸地和我头碰头了。“呜哇!!呃,对,对不起!!”她捂着头,声音有些颤抖,“我不知道你能记住这些,,我。。”
        我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一是因为我无法这么容易地原谅她,二是我怕我话一出口,就会忍不住和她说出那些——那时被人控制了的感觉,还是不要和kid说的好。
        “kid,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再伤害你了。”
        就这样吧。

好奇心害死福 第七章 伤害(下)

#长篇大论
#衫福,人类组向
#ooc
#福私设女,猹私设男
#此篇短小



[sans]
     tori很热情,但我知道我还有事要做。我与她闲聊了数分钟后,撒了个小谎——我告诉她经过我和alphys博士对人类的研究,发现今天会有一个人类坠落下来,我相信这是一个有能够让她足够相信的理由。
       tori欣然同意。
       出乎意料的是,当我到达那一小片花田的时候,kid还躺在上面。
       这是睡着了还是摔晕了?我凑上去想查看一下,更没想到的是,kid突然睁开了眼睛(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看出来的)。她看到我以后激动得差点跳起来——然后很不幸地和我头碰头了。“呜哇!!呃,对,对不起!!”她捂着头,声音有些颤抖,“我不知道你能记住这些,,我。。”
        我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一是因为我无法这么容易地原谅她,二是我怕我话一出口,就会忍不住和她说出那些——那时被人控制了的感觉,还是不要和kid说的好。
        “kid,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再伤害你了。”就这样吧。

嗯,我终于偷到手机了!!这篇比较短orz,,过两天要是有时间我把第七篇放在一起重发,第八章上手稿已经差不多了。就这样,下次见!

好奇心害死福 第七章 伤害(中)

#长篇向sf,人类组
#下篇一定是糖!!我保证!!
#福私设女,猹私设男



【Frisk】
  如此痛苦的一瞬间漫长地像是一个世纪。现在,在黑白色的读档界面,我的时间是停止的,身体被刺戳得血肉模糊,肠子从体内拖出,我有些不大冷静地把它塞回去。
  呕。
  因为对Sans的无条件信任,我几乎是在一瞬间内死去的。大脑一片空白。“你的LOVE可是没有变呢。”他知道。他一直都看得到。
   Sans...Sans......SansSansSans....他记得一切,他记得我们曾经是朋友,他记得我曾杀死了他的兄弟。
  哈。我差点,我还真的差点全部,杀掉地下全部的怪物。他生气是当然的。我必须继续下去,即使等待着我的可能是一次又一次地被暴怒的他杀死,但是就算在我每次死前只能够对Sans说一个字、一个词语,我也会一次又一次地解释,然后用行动来证明自己。
  【继续】。
  。
  然而我好像没有存过档。
  我再一次地被这个世界伤害了。
  目前我躺在金色花上,忧伤得不想站起来。我闭着眼——我需要好好地思考一下人生。

  
【sans】
  时间:frisk按了“继续”后
  眩晕。然后眼前一黑。
  “SANS!”噢,是我的兄弟,“SANS!你又在偷懒!!要是人类出现了怎么办!!!”他听起来正在急得跺脚。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抱歉兄弟,我已经饿得只剩下骨头了,让我吃点东西再去巡逻。”
  “SANS!!”papyrus的披巾在风中凌乱。
  我看了眼pap,笑得更加灿烂:“兄弟你似乎比昨天更酷了。”“那当然!!我!伟大的PA...”为了避免再听一遍他的长篇大论,我立刻瞬移走了。
  在grilby那吃了个汉堡以后(当然还有番茄酱),我瞬移到遗迹大门。“knock,knock.我是sans,我想我们可以见个'面',女士。”门后的人沉吟了片刻,从里面推开了门。
  当她看到我手中的意大利面的时候,笑出了声。
  “我为我们的初次见面带来了礼物,不过这只是个观赏品,我想你是不会喜欢它的味道的——它出自我那很酷的兄弟之手。”我眨眨眼,“我有个请求,就是能够在这里面到处转转,说不定能碰到个人类小孩什么的,放心,我会带她回来。”
   kid抱歉...我想我是失控了。

开学长弧,可能要弧到寒假,再见了再见了再见吧!

噢妈耶被骗了一千多今天,悲伤的摸鱼。
小说遇到瓶颈了,但是不会弃的。

。。。啥玩意啊(懵逼脸